2019年中國獲批抗癌藥大匯總

發布時間:2020/1/8 15:32:37  作者:

2019年眾多抗癌藥在中國上市,今天我們就來一起盤點一下2019年NMPA(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的7款重磅腫瘤創新藥。它們極大地改善了國內腫瘤患者的治療困境。

中國首個生物類似藥:利妥昔單抗注射液

2019年2月22日,NMPA批準上海復宏漢霖生物制藥有限公司研制的利妥昔單抗注射液(商品名:漢利康)上市注冊申請。該藥是國內獲批的首個生物類似藥,主要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療。漢利康的獲批基于一項多中心(33家)、隨機、雙盲的III期臨床研究。該研究納入407例未經治療的CD20陽性DLBCL受試者,分別采用漢利康聯合CHOP方案(H-CHOP)和美羅華聯合CHOP方案(R-CHOP)方案進行治療,主要研究終點為6周期內的最佳總緩解率(ORR)。

結果顯示,漢利康組與原研利妥昔單抗組療效等效性成立(92.5% vs 92.1%),且兩組安全性數據無統計學差異(P>0.05)。該III期臨床研究結果表示,漢利康具有與原研利妥昔單抗相似的療效和安全性,并獲得藥典委核準使用利妥昔單抗注射液通用名。

二代EGFR-TKI:達可替尼

2019年5月15日,重磅消息傳來,抗癌新藥達可替尼(商品名:多澤潤)在中國獲批上市了!達可替尼由著名藥企輝瑞開發,屬于二代EGFR靶向藥物,這次的適應證是"單藥用于EGFR基因敏感突變(19號外顯子缺失突變或21號外顯子L858R 突變)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線治療"。該獲批基于國際多中心、III期、開放標簽臨床研究ARCHER1050,評估達可替尼(二代EGFR TKI)或吉非替尼(一代EGFR TKI)治療的療效與安全性。

肺癌的EGFR靶向藥物競爭挺激烈的,上市的已經有好幾個,不僅有一代藥物(吉非替尼等),還有二代藥物(阿法替尼)和三代藥物(奧希替尼)。

但即使在這種情況下,達可替尼在中國的上市依然受到很大關注。原因有兩個:1:它在中國EGFR突變患者臨床試驗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達到18.4個月,遠超過一代藥物。2:被證明和標準療法相比,能顯著延長EGFR突變患者總生存期的靶向藥物。目前,該藥在美國、歐盟、日本、加拿大等均已獲批用于一線治療。

中國首個且唯一一個治療骨巨細胞瘤的藥物:地舒單抗

5月21日,地舒單抗(商品名:安加維)獲得NMPA批準,用于治療不可手術切除或者手術切除可能導致嚴重功能障礙的骨巨細胞瘤,包括成人和骨骼發育成熟(定義為至少1處成熟長骨且體重>45 kg)的青少年患者。它也成為中國首個、目前唯一一個用于骨巨細胞瘤治療的藥物。

2017年在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年會上發表的Study 20040215研究分析結果顯示,在可以手術切除的患者中,80%的患者接受新輔助地舒單抗治療后得到改善:44%接受了對功能影響較小的手術,37%避免了手術。在無法手術切除的患者中,地舒單抗帶來了有效的長期疾病控制,5年無進展生存(PFS)率為88%。

地舒單抗為患者免除了反復復發手術的痛苦,控制了疾病進展,有效改善了預后生活質量。對于骨科腫瘤醫生而言,他們終于在面對不可切除的骨巨細胞瘤時有了手術以外的選擇,著實是一大喜訊。

中國首款CD38單克隆抗體靶向藥物:達雷妥尤單抗

2019年7月5日,NMPA批準西安楊森的達雷妥尤單抗注射液(Daratumumab Injection)進口注冊申請,用于單藥治療復發和難治性多發性骨髓瘤成年患者,包括既往接受過一種蛋白酶體抑制劑和一種免疫調節劑且最后一次治療時出現疾病進展的患者。

GEN501研究及SIRIUS研究結果均顯示,單藥達雷妥尤單抗對于高度治療后的RRMM患者有一定的血液學緩解率。在GEN501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療線數為4線,64%的患者對硼替佐米以及來那度胺耐藥,總體血液學緩解率為36%。而在SIRIUS研究中,患者的中位既往治療線數為5線,高達85%的患者對硼替佐米及來那度胺同時耐藥,其ORR率為29.2%。2個研究的聯合分析顯示,達雷妥尤單抗單藥可使近1/3的RRMM患者達到血液學緩解,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7.6個月,中位OS時間長達20.1個月。

新一代高選擇性雄激素受體拮抗劑:阿帕魯胺

2019年9月6日,阿帕魯胺獲NMPA批準,拉開了中國前列腺癌治療新階段。由于前列腺癌常由男性激素(包括睪酮,即雄激素)過量引發,因此,該病的常規治療是降低患者體內的雄激素水平,臨床上可通過外科手術去勢和/或雄激素剝奪療法(ADT)達到這一目的。

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是一種前列腺癌的晚期形式,可分為非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和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兩個階段。而在ADT療法下,疾病依舊會出現進展,預后極差,也正因此,NM-CRPC階段是前列腺癌患者非常關鍵的一個階段,守住這個階段盡可能延遲轉移發生,患者疾病的進展速度和死亡風險將大大降低。

SPARTAN是一項多中心、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的臨床Ⅲ期試驗,入組1207例NM-CRPC患者,被隨機分成阿帕魯胺組(240mg/d,n=806)和安慰劑組(n=401)。

試驗結果顯示,阿帕魯胺組患者腫瘤遠處轉移或死亡風險降低了72%,中位無轉移生存期(MFS)為40.5個月,而安慰劑組患者為16.2個月。此次阿帕魯胺的獲批,不僅提升了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率同時也逐漸確立并開始在臨床建立NM-CRPC的治療理念,是國內前列腺癌治療的重要里程碑事件。

中國首個上市PD-L1抑制劑:度伐利尤單抗

2019年12月12日,NMPA批準了阿斯利康肺癌新藥——度伐利尤單抗注射液(durvalumab,英文商品名:Imfinzi,中文商品名:英飛凡)的上市申請,用于治療同步放化療后未進展的不可切除III期非小細胞肺癌,成為中國內地獲批的第一個PD-L1抑制劑免疫藥物,彌補了過去未滿足的III期非小細胞肺癌市場需求,或將打開PD-1/PD-L1市場競爭新格局。

該獲批基于PACIFIC研究,與標準治療相比,O藥可使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延長2.6個月(7.7個月 vs 5.17個月),兩年生存率提高近3倍(16.9% vs 6.0%),死亡風險降低32%。在PD-L1表達陽性(≥1%)的頭頸部鱗癌亞組中,接受納武利尤單抗治療的患者的兩年生存率提高超過5倍(18.5% vs 3.4%),中位生存期延長顯著(8.2個月 vs 4.7個月),死亡風險降低45%。

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新選擇:替雷利珠單抗

2019年12月27日,國內再次批準了一個癌癥免疫的抗體藥物替雷利珠單抗,用于復發或難治性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r/r cHL)患者的治療

支持替雷利珠單抗獲得cHL適應癥批準的,是一個叫做BGB-A317-203的關鍵性臨床研究。

該研究總共入組了70例r/r cHL患者。這些患者之前都接受過放化療等常規治療,有的還接受過自體干細胞移植,但是病情或者難以控制,或者在之前的治療后復發。接受替雷利珠單抗治療后,客觀緩解率(ORR)達到87%,并且有44個患者(62.9%)達到完全緩解(CR)。

在類似的臨床研究中,其他PD-1抗體的客觀緩解率也能達到70~80%,相差不太遠,但是完全緩解率一般只有20%~30%。

替雷利珠單抗所獲得的完全緩解率,是目前PD-1/PD-L1抗體在復發/難治cHL治療中獲得的最好成績。

對于cHL患者來說,治療獲得完全緩解特別重要,說明治療得特別徹底。之前對188名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長達14年的隨訪發現,能夠生存超過10年的患者,都在治療后出現了完全緩解。

2019年是成果豐碩的一年,2020年已經到來,期待更多新藥在國內上市,造福國人。

參考來源:

1. Hiddemann W1, Kneba M, Dreyling M, et al. Frontline therapy with rituximab added to the combination of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and prednisone (CHOP) significantly improves the outcome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stage follicular lymphoma compared with therapy with CHOP alone: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of the German Low-Grade Lymphoma Study Group. Blood, 2005, 106(12): 3725-3732;

2. Dacomitinib versus gefitinib as first-line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EGFR-mutation-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ARCHER 1050): a randomised, open-label, phase 3 trial. Lancet Oncol. 2017Nov;18(11):1454-1466.

3. Apalutamide (APA)and overall survival (OS)in patients (pts)with nonmetastatic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nmCRPC): Updated results from the phase III SPARTAN study

4. AstraZenecayear-to-date and Q3 2019 results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901832/000165495419011972/a9391q1.htm

5. MerrymanRW, Armand P, Wright KTRodig SJ (2017) Checkpoint blockade in Hodgkin andnon-Hodgkin lymphoma. Blood advances 1:2643-2654.

6. Longo DL, Young RC, Wesley M, Hubbard SM, Duffey PL, et al. (1986) Twenty years ofMOPP therapy for Hodgkin's disease.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4:1295-1306.


網站地圖
江蘇艾洛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上海快三开奖查询 三尾中特最准网站 炒股软件 南粤风采36选7最 亲友湖南麻将官方网站 股票的规则 管家婆四肖期期难 开元棋牌游戏大厅 手机幸运农场下载不了 英超赛程2019-2020 正规做任务赚佣金的平台